首页 快讯正文

疫情终结法式吻颊

admin 快讯 2020-06-07 46 0
Sunbet,进入申博Sunbet官网  第1张 WHO全球传染病风险预防部门主管布莱恩直言,「吻颊礼就是直接将病毒放在别人的脸上。」图╱美联社

法国吻颊的打招呼方式独树一格,但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不仅重创法国,还可能造成吻颊礼文化走向衰微。

■Many in France say goodbye to hello kiss on cheek.

在法国,不论是在咖啡厅、办公室以及几乎所有地方,人与人轻碰脸颊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打招呼方式。

这就是举世皆知的吻颊礼,在法国文化中已根深蒂固,就跟握手没两样,法国总统马克宏在会晤外国领袖时也都是以吻颊礼相待。

法国在历经两个月的封锁后终于在5月下旬陆续解封,只不过解封后马上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:法国是否打算要抛却吻颊礼?

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期间,吻颊就跟握手、拥抱甚至击拳等常见的打招呼方式,几乎完全消失了。在5月8日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胜利75周年的活动上,马克宏也都在离4英尺远的地方,以鞠躬的方式和官员与军方代表打招呼。

吻颊打招呼 人数骤减

其实疫情爆发初期,法国人还是坚持这个打招呼的传统习俗。根据法国民意调查机构IFOP的所做的访调,在3月5日法国采取严格封锁措施的前十天,仍有高达91%的人仍然乐于以吻颊礼与认识的人打招呼,但不到三周后,此一数据暴跌至14%。

奥梅拉塞维奇说,「解封后如何打招呼会变得有点不自然,大家都会碰到相同的问题:要吻颊吗,还是不要,到底该怎么办?」奥梅拉塞维奇经营一家叫蓝鸟的鸡尾酒吧,每天在店内都要看到好几十次的吻颊礼。

公共卫生官员的答案则非常明确:必须封杀吻颊礼。

按照正确的吻颊礼,其实并未涉及口与皮肤的直接接触,而是两颊靠近并发出亲吻的声音,但若从流行病学的角度,两人共享的空间简直是一场灾难:贴身呼吸、脸颊接触、双方口鼻仅距离几英寸。

世界卫生组织全球传染病风险预防部门主管布莱恩直言,「吻颊礼就是直接将病毒放在别人的脸上。」布莱恩并认为,法国、西班牙和义大利等国家疫情之所以快速扩散,此一热情的打招呼方式扮演一定程度的角色。

并非人人都爱吻颊礼

并非只有传染病专家希望别再看到吻颊礼。对认为吻颊礼有点尴尬的上班族来说,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刚好让他们解套,在法国上班开会时,按照礼仪会前要跟所有人先吻颊。

「对我来说,这是一种解脱,」里昂附近莫雷特镇镇长皮卡沃夫说。早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,她就给73位同事写了一封信,告知他们不想要吻颊。她本来是一个守时的人,为了避开吻颊的烦恼,她开会时会刻意迟到。

她无奈的说:「当有人把脸颊靠过来,你真的没什么选择,只能迎上去。」

尤其对女性来说,吻颊礼更像是一种负担。不像男人可选择握手,在大众的印象中,女性好像只能以吻颊来打招呼。

在医疗办公室担任接待员的莫蒂尔表示,「老实说,要跟一个不太认识的人吻颊,确实会感到有点奇怪。」但她也指出:「若这个是熟人,吻颊就是种礼貌,这是种打招呼的方式,这时保持距离打招呼就会觉得怪怪的。」

今年30岁的公务员费丽最近趁著解封去好友家作客,她说:「我们一见面本能的就想吻颊,但马上又意识到不可以,想要戒掉这个习惯真的很难。」

疫情引爆自行车商机

疫情引爆自行车商机图╱美联社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爆发后,许多民众担忧染疫不敢搭乘大众运输工具,改用自行车代步,这也带动自行车销售激增,意外成为疫情下的受惠者。 ■Since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took hold in March, a cycling boom has been under way across the US. 住在旧金山的强生坦承自从15岁后,就再也没骑过自行车。不过这次的新冠肺炎来袭,却意外让他重拾骑车的乐趣。 为避免在拥挤公车与地铁上感染到新冠病毒,强生最近买了一辆多功能自行车代步。他除了每天骑车上下班外,周末还会骑到金门大桥公园或沿着太平洋海岸兜风。他说,「这简直会让人上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Sunbet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